Sir John Templeton 的智慧至今仍歷久不衰,並且他厲害在能把投資成功的守則簡短成幾句話,留給了現在的投資者很多值得一再品味之Quote,歷久彌新。

引用自 http://www.quoteswise.com/john-templeton-quotes.html

tw5458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以下摘錄我在Seeking Wisdom這本書附錄其整理的Checklist當中最重要的幾點,我認為在作任何重大之資產分配決定時必須確認的

What available alternatives do I have to achieve my goal?

tw5458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蒙格在2006年Wesco的股東會上提到價值投資經理人Chris Davis在他家裏面有一個恥辱牆(Temple of shame),他在上面昭告那些讓他損失很多錢的投資決定藉以讓他自己記住犯過的錯誤,蒙格說忘掉自己的錯誤是很愚蠢的,然人們天生演化上便傾向如此。事實並不會主動提醒你曾經犯過的錯,所以我們為什麼不去昭告我們的錯誤呢? 無論是commission或是omission的錯誤。蒙格曾說到了波克夏的階段他們犯的錯多數是omission,這類錯誤如放掉可口美味價的Walmart,巴菲特曾經很想大買Walmart,結果僅僅因為其上漲幾個百分點而買不下手,之後其就往上飆升了。同樣的錯誤其在對Fannie Mae買進時也犯過錯誤。兩者都在年報當中提過。而如commission的錯誤像是買入US Air的優先股,實際上這倒底是否為錯呢? 波克夏最終賣掉後取得可觀的報酬,雖然過程心驚膽戰,我想巴菲特會認為其為錯誤的原因可能是其一開始便不是很有把握的投資。而典型的例子如併購Dexter Shoes,買完不久這家公司便喪失了盈餘能力,並且當初還用BRK的股票買的。當然之後這類commission的錯誤巴菲特和蒙格犯的非常少,因為他們嚴格投資在自己的core of competence. 對我來說,這面恥辱牆上有的大多是commission的錯誤,要說omission反而沒幾個,這明白顯示出我的投資功力還要再精進。兩位智者的寫作和言論助益我良多,我會持續努力站在他們的肩膀上進行投資。之後這恥辱牆的內容會隨著時間持續增加提醒我所犯的錯誤並持續檢討。

Commission的錯誤

tw5458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巴菲特& Munger之著作:
1. Buffett Partnership letters 

tw5458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檢討之前我想先推薦一份報告和一個團隊,這同樣是由Brooklyn Investor網站得知,如下:

http://horizonkinetics.com/wp-content/uploads/docs/Owner_Op_Paper.pdf

tw5458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談到波克夏的投資組合,巴菲特提到波克夏每年的盈餘數字只反應這些投資組合配出的股息,而在2010年其總共有20億美金的未分配盈餘,他說以他的經驗,過去整體企業的未分配盈餘在長期來說至少會等於或者超過其市值的增加,雖然是以非規律的模式。以未分配盈餘縱使沒有反應在波克夏的盈餘帳上,其實實在在與這些企業發給他的股息一樣重要,甚至更加重要。

評論: 這段話在我過去看完時我做了一點筆記,上面寫:"當市場上多數公司的資本利得(長期) < 其長期的保留盈餘總合, 那便是撿黃金的時刻,當時純粹以巴菲特這段話所總結出的一個可能適合買股的時機,而現在重新回去看,所謂的長期的保留盈餘總合可以以簡單一個數字去代表,那就是企業整體淨值的變動率。 也就是說當整個市場的PB ratio嚴重低於歷史平均時就代表撿便宜的機會出現了。 以下分項列出整體S&P500的 PE和PB ratio

tw5458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年度的年報巴菲特提供了一個非常有趣的數據,那就是每年年報封面都會附上的波克夏淨值成長率對上S&P500的比較,不同的是其是以5年滾動期由1965年統計到2006年-2010年。 這項表格告訴大家長期投資人應如何思考自己的報酬和整個投資狀況甚至是市場水平。巴菲特說,地球繞太陽一圈的時間不代表是每項投資或者企業經營都需要發酵和產生結果之必然時間。我自己對此句的理解,就是人們都被"每年"的成果錨定了,投資是去看企業長期的經營成果,而不是每年的結果。短期產生的費用對於一優秀的企業是對其未來成長的投資,只要確定每投入一塊錢其能產生高於1元的價值那便是值得的,重點是那些資本支出是否有拓寬企業的護城河,也就是其相對競爭對手之競爭優勢。

tw5458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M To Westlake Harvard School “At a young age, I realized that I couldn’t play six grandmasters blindfolded. So I decided to avoid the mistakes that most people make. Many think we at Berkshire have found some trick. We haven’t. Instead, we ignore the lesser choices, the mistakes. It’s not brilliance, it’s just avoiding stupidity. Life is about avoiding mistakes, and considering opportunity cost. Most need one rabbit, one horse – they want diversification. Life is not about that. When you picked your wife, you picked the best who would take you. We should live the rest of our lives like that.”

看完深有體悟,葛拉漢、蒙格、巴菲特或者是Walter Schloss,我想他們的共通點都與蒙格在2011年所講的這段話相同,也許有人會說,葛拉漢和Walter Schloss都很diversification,的確如此,但我認為他們在思考和概念上就像集中投資一樣,他們只投資在他們有把握的標的(組合),他們在行動前、執行投資策略前,他們會花很多時間思考並且去看過去的例子,這樣適不適用。不會盲目的出手。

tw5458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最近閱讀一本叫做金剛經講記,是由中道會李瑞烈老師講述金剛經的內容寫在書上,其中講到一段文,佛陀說 :" 須菩提,譬如人身長大。" 須菩提言:"世尊,如來說人身長大則為非大身,是名大身。"

這段文李老師引述近代月溪法師的解釋,月溪法師說: "凡能長大者,皆是相對者。人身有相,有相者,故非絕對之大身。法身絕對,無相可見。無相者,不可以身量,乃真大身。故大身者,不過假名而已。"

tw5458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Please don't dignify Valeant by connecting it to Outsiders. The Outsider CEOs are legends - they were not medieval barbaric plunderers.

tw5458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