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r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Sir John Templeton 的智慧至今仍歷久不衰,並且他厲害在能把投資成功的守則簡短成幾句話,留給了現在的投資者很多值得一再品味之Quote,歷久彌新。

引用自 http://www.quoteswise.com/john-templeton-quotes.html

Char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以下摘錄我在Seeking Wisdom這本書附錄其整理的Checklist當中最重要的幾點,我認為在作任何重大之資產分配決定時必須確認的

What available alternatives do I have to achieve my goal?

Char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蒙格在2006年Wesco的股東會上提到價值投資經理人Chris Davis在他家裏面有一個恥辱牆(Temple of shame),他在上面昭告那些讓他損失很多錢的投資決定藉以讓他自己記住犯過的錯誤,蒙格說忘掉自己的錯誤是很愚蠢的,然人們天生演化上便傾向如此。事實並不會主動提醒你曾經犯過的錯,所以我們為什麼不去昭告我們的錯誤呢? 無論是commission或是omission的錯誤。蒙格曾說到了波克夏的階段他們犯的錯多數是omission,這類錯誤如放掉可口美味價的Walmart,巴菲特曾經很想大買Walmart,結果僅僅因為其上漲幾個百分點而買不下手,之後其就往上飆升了。同樣的錯誤其在對Fannie Mae買進時也犯過錯誤。兩者都在年報當中提過。而如commission的錯誤像是買入US Air的優先股,實際上這倒底是否為錯呢? 波克夏最終賣掉後取得可觀的報酬,雖然過程心驚膽戰,我想巴菲特會認為其為錯誤的原因可能是其一開始便不是很有把握的投資。而典型的例子如併購Dexter Shoes,買完不久這家公司便喪失了盈餘能力,並且當初還用BRK的股票買的。當然之後這類commission的錯誤巴菲特和蒙格犯的非常少,因為他們嚴格投資在自己的core of competence. 對我來說,這面恥辱牆上有的大多是commission的錯誤,要說omission反而沒幾個,這明白顯示出我的投資功力還要再精進。兩位智者的寫作和言論助益我良多,我會持續努力站在他們的肩膀上進行投資。之後這恥辱牆的內容會隨著時間持續增加提醒我所犯的錯誤並持續檢討。

Commission的錯誤

Char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巴菲特& Munger之著作:
1. Buffett Partnership letters 

Char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最近韋峰兄與另位秋水兄提到了知易行難的問題,剛好最近看了一本書叫做發現7種IQ,英文名叫Frames of Mind。直譯即為心智解構,我想翻譯為了取能引人注目的名稱才會如此定標題,但發現7種IQ此標題其整體的震撼力確實不足心智解構四字來的震撼,非常可惜,因為這本書內容翻譯得非常好。而作者真的做到心智解構了嗎? 當然還沒,但其至少已經跨出一大步了,自原來的IQ測驗突破。看完這本書我想能得到立即的好處在於,下次有人說他IQ多高或者如何,便也不必羨慕或認為其有多神秘,說穿其只是在邏輯數學這項智能表現優異而已,甚至可能只有有技巧地做了IQ紙筆測驗。

Frames of Mind最驚人的點在於,其是約1990年代30年前初版的書籍,但卻以神經科學的角度輔助分類出七項人類的"智能",作者故意將這七項目取作智能,意在破除ㄧ般人對IQ的迷思。而IQ高低這件事本身亦對於有此迷思的文化和學校產生不平等的階級現象,甚至可能抹殺具有其他優秀智能潛能的人才發展。

Char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幾本閱讀完感覺很有收穫的書在此記述,

智慧型股票投資人

Char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分散的理論

安全邊際的概念與分散投資有密切的邏輯聯繫。就算一投資有安全邊際,其仍然可能表現差勁,安全邊際僅保證他獲利的機會比虧損還大,而非保證不可能虧損。但若此類安全邊際夠大的投資數量越多時,總體的獲利就會超過個別產生的損失。而這就是經營保險業最基本的道理。

Char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本章幾乎全是重點,而且是可以流傳百千年的內容,至少50年後的今天去看其仍非常非常具啟發性。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6HHwOoq9M4&t=338s

Char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葛拉漢提到他對許多不同的財務指標、估價指標作過去績效的回測,其中兩個會產生好結果,第一個是買低本益比的股票,第二個則是買低於清算價(NCAV)的公司,但在1968年若買入道瓊指數裡面的低本益比股票,那在1971年中的表現將會很差,但低於清算價投資的部分則仍表現得不錯。但其中的問題點在於,1971年的當下許多低於清算價的機會已經不復存在了。

葛拉漢做了哪些實驗回測呢? 他在1968年底到1971年中進一步對8種不同的指標進行回測,針對下列8點篩選3組不同的30家公司的組合進行回測,其分別是1. 低本益比(以最近一年盈餘計) 2.高股利報酬 3.長期的發股息記錄 4.大企業,以其流通股數計 5.強健的財務體質 6. 低價格股 7. 相對過去歷史新高股價比率最低的幾家 8. 以標準普爾的企業品質排名計。在這期間內,道瓊指數下跌5%,葛拉漢另外隨機抽取了一樣的對照組,而有趣的是,這隨機抽樣的對照組居然下跌了22%,其中的19家公司之後還被踢出標普股票指南的追蹤名單,代表期下跌的幅度更大。葛拉漢說,這很可能顯示體質較差的小型股在這波牛市相對高估了,因為在1970年的崩盤其不僅比道瓊30家公司跌得多,在之後復原期亦較慢。故對於聰明的投資者而言,其要堅守的原則便是,次等的公司之證券不要碰,除非其具備顯而易見的便宜情況。

Char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