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然在網路看到一個部落客分享他的低於清算價投資策略,我看完後認為這便是我個人持續在使用的策略,而看了他清楚地描述後,我認為寫在這裡持續提醒我stick to the strategy長期應對我個人投資思考會有幫助。以下節錄。

http://bargainhunterblog.com/category/portfolio-strategy/

My strategy

 

Purchase price is important for long-term performance. Focus on objectively cheap companies, e.g. net-nets and low p/b.

買的價格對長期績效很重要,專注在客觀上的便宜公司 如:低於清算價、低股價淨值比(這裡我加一項高取代價值(replacement value))

Evaluate investments on a annual basis. Day to day price changes is usually noise, the intrinsic value of company don’t change much from one day to another.

以每年的頻率回顧自己的投資,每天的股價波動多數就僅僅是雜訊。公司的內在價值不會每天波動那麼多。

Don’t over-analyze. Stuff will happen and I will not be able to foresee half of it. Mitigate the risk by diversification and looking for high margin of safety.

不要過度分析,事情會發生但是我們通常連其中的一半都預測不了。以分散的方式讓風險降低並要求夠高的安全邊際。

The goal is to gradually build a portfolio of at least 20 holdings. The basis for the stock-picking will be quantitative screening followed by qualitative analyzes of short-listed companies. Will look for bargains on as many stock markets as possible.

目標是逐漸建立一至少20家持股的組合,選擇股票的基礎會在量化篩選之後再進行質化分析。會盡量去看世界各國的市場以尋找其中物超所值的機會(Bargains)

 

事實上我認為上述三項條件都可以被打破,前提是要能夠知道別人不知道的事。比如說一個人主觀上在過去能夠看到頁岩油技術的突破以至於原油價格過去100美金以上的高價將不復存在,他如果又能看到這樣的利益會因為去年中國多數石化廠關廠維護以至於下游的供需失調(需求遠大於供給並且原物料價格崩盤)的狀況。那他大可以據此其得出的洞見採取行動,行動的程度端看他對此想法確定的程度。但每個人不會每天都有那麼多的洞見。所以巴菲特說要假設自己一輩子只能打20個洞,我想這便是在講所謂的投資洞見。如果你一輩子把握住那20個在你能力圈非常確定又剛好出現的機會,那其便是你應該重注的機會。但根本上如果一個人每天妄想找到打洞的機會,對任何投資都想重注,那便很可能被市場愚弄。去想想巴菲特過去重注的次數有多少? 並且如巴菲特能力圈如此大其重注的次數仍然就那些次數,更不要說一般投資人了。投資人多數的時間應該花在閱讀、思考、或者與產業人士、專業人士、以及同樣理性的同業交談,而不是花在浪費生命的看盤上。巴菲特曾說他只有在鎖定一些投資機會時看盤頻率才會增加,除此之外,對於他的長期持股,這些公司每天都沒報價他也不會擔心。投資的策略限制可以防止一個人因為不理性而犯錯,這就是紀律帶給我們的幫助,然而,真正有智慧的人懂得在那些特定時候,那些時候可能一輩子只發生幾次,其中的例外以及須做的調整。舉個例子,巴菲特早期不會投資公用事業,因為那不是他的優先選擇,那是一個資本支出極高的產業但是獲利能力卻是非常的穩定。他也不會與其他公司合夥,但是當規模越來越大,他認為持續滿出來的現金流投入在他看得懂的公用事業,雖然報酬率肯定不及下一個他可能看到的可口可樂或者喜斯糖果,但可能以他當時的資金也沒那麼多低資本支出且資本報酬率高的優秀品牌讓他發掘(現在事後諸葛去看,當時這類機會存在Amazon和Google,而巴菲特可能是可以看到這類機會),所以他投入在公用事業並且其至今長期報酬率仍相對遠勝S&P500。巴菲特在關鍵時刻的轉變是波克夏成為傳奇的原因之一,並且當他看到Leucadia這樣優秀的清算能力和3G Capital如此優秀的降低成本能力,他便開始與他們合夥,但是這樣的例外只存在如上述兩家巴菲特看得清他們的優秀程度以及誠信正直時才會進行合夥。許多巴菲特和蒙格曾說過的話都直接體現在他們過人的智慧上,光是僅僅閱讀那些內容我便可以感受到他們相對那個時空或者是這個時間的大眾理性的多的明證,我想這是所有閱讀兩位智者分享內容的人都可以增加的智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arles 的頭像
Charles

Charles' Random Thoughts

Charl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Drogheda
  • 真是太好了政緯兄, 大道至簡...!
  • 謝謝韋峰兄,
    以下巴菲特在2013年股東會說的一段話與您共勉
    有人問巴菲特如何分析股票,他都用哪些量化指標
    巴菲特說
    Different numbers matter with different businesses. If you're a basketball coach, you're probably not going to arbitrarily hire a 5'6'' player. You know there may be exceptions, but in general, you're looking a 7-footer. We know certain things that we have accumulated over the years that tell us when we're looking at the right business. I don't try to calculate precise PE ratios... it's more important for me to know what I think the value of a company will be over the next five or ten years, and that there's a big disparity between price and value." 之後舉了他在洗澡時想到買BofA優先股這個idea,在2013年美國金融股仍相對被低估嚴重時期。那是因為其過去買進並持續觀察銀行業好幾十年了,所以他知道在對的時間動作。 說到底最重要的仍是安全邊際,無論從質化或者量化出發,兩者兼具的便宜貨當然最完美不過,但對巴菲特來說這類機會一輩子大概只會遇到4-5次(對他來說應就是See's GEICO COKE AXP等,記得我看過Brooklyn Investor一篇文章提到統計過去BRK併購和大買的持股都買在接近10x pre-tax earnings,我想早期的See's和Geico可能還遠低於10x並具備最優異的質性因素,而coke買在10x可說嚴重低估,至少相較BNSF這類公用事業而言,縱使後者買在10x pre tax earnings仍嚴重低估,只在2008年可以買到這個價,其在過去買入AXP時則是少數買在遠低於10倍稅前盈餘(應是salad oil scandal時)。) 最怕的在於過度自信,我想多數質化分析(尤其一般研究報告)容易犯這項認知偏誤,所以純量化投資者(如magic formula)長期能擊敗大盤,也許其間有所謂的因果關係,因為前者的不理性而產生後者縱使其設定相對高的安全邊際,偶爾市場仍是會出現這類機會。

    Charles 於 2017/07/07 14:51 回覆

  • 韋峰
  • 太感謝了, 收穫良多
    這讓我想到, 比較參加富比世拍賣的人和去跳蚤市場的人, 後者總是理性的多

    你的最後一段話讓我想起費雪會怎麼說.
    常常想到像費雪這樣的人, 雖然對過度自信, 清楚提及採取分散投資的方法, 來防守. 但會不會, 在他所沒有意識到(或者認為不是最重要的)的自己, 對價格也有一定的堅持呢?
    就像巴菲特, 很多人把成功, 歸結於他穩健成熟的投資方法, 宏大的視野等等, 但有時我會認為, 如果他是一個奢侈的人, 也許早已失敗(李佛摩可以算一個不完全相關的例子).
    像這些大師未(被)提及的要點, 也只能自己摸索和平衡了...
  • 是啊,我最近一兩年閱讀巴菲特收穫最多的就是在每年的股東大會notes,有些年份會有三~四分不同人作的筆記,因為早期無法錄音,感覺挺可惜,和閱讀巴菲特寫給股東的信相比,我認為問答的內容更精彩更能清楚去看巴菲特理性和投資的邏輯,部分原因也許是在巴菲特每年寫出他想寫的內容時雖說都是很重要的內容,然問答有時似乎更能激發出他之所以成功所擁有的思考,另外問的人又都不是泛泛之輩。也許這部分的差異體現出部分韋峰兄您提到大師未被提及的點。

    另外我最近在看Phil Fisher的第二本書,Path to the Wealth through Common Stocks,相較第一本書和第三本書現在出在同一本上的非常潛力股,這本在美國也少人知道,可惜也沒翻譯。但看完前兩章後我才感受到費雪的總經分析是如此高竿...包括他對通膨的見解,似乎部分與我自索羅斯書中看到的反射現象有所呼應,這可能是多數人沒看到的-費雪對於總體經濟的觀察入微,他兒子可能完全繼承了這方面的基因,挺有趣的,這本也推薦給韋峰兄,我才看到一半便收穫豐富。

    Charles 於 2017/07/09 22:28 回覆

  • 韋峰
  • 謝謝政緯兄!
    此書實在慚愧, 我進出兩次, 前幾章的收穫並不大, 很可能是我總經的功力還太淺
    , 但後面開始談到eletronics和chemical的個股章節, 簡直就是神書, 甚至更勝uncommon profit.
    人們說書是很靠緣份的, 也許費雪的總經分析就是與小弟無緣, 又或者其他總經宗師的書, 要勝過他不少? 只能期待您的讀書心得!
    同樣的感覺, 也發生在我讀Seeking wisdom, 同樣是尚無感覺, 不到政緯兄有無建議的入手方式?
  • 韋峰兄言重了,大家教學相長,我也從你那裏學到很多。分享一下我記得第一章主要在講人類演化的過程以致於天性上的不理性,第二章之後則是開始分類講述人類的認知偏誤,是全書最精華的開始。當初看完認為這本就是快思慢想的集大成,並且作者將每個人性本能常會犯的認知偏誤分門別類,並告訴讀者如何才能提醒自己避免犯錯,也就是變得更理性。 去閱讀快思慢想可能相對有趣的多,因其是以故事去敘述,這本則大量引用蒙格和巴菲特的話去帶出這些認知心理學上的內容。我看書時有個習慣,很喜歡聯想,然後筆記在旁邊的空白。看這本書的過程我聯想到很多包括我過去看Peter Lynch、費曼、巴菲特、蒙格的相關文章或書籍其提到的內容或者當前資本市場我所看到的一些現象 。而最有所得的部分在於我在看此書不久之前所犯的兩大錯誤 - 樂陞和華亞科,我都從裡面得到很完整的解答,亦即我犯了裡面數個misjudgement,我很清楚如果我能早一點讀完此書並厲行裡面的checklist去確認我每一筆相對大的資產配置是否犯了認知偏誤,那我可以避免掉我過去犯的幾項嚴重錯誤,當時看完很想寫心得,加深自己的印象並持續提醒自己,而最後只寫了一小篇文章,之後有時間我肯定會回去將幾個很有感觸的章節寫出來(其實自看到第二章後我幾乎每個部分都很有感受,最後書就被我寫的密密麻麻的。)到時有機會再一起互相交流。

    Charles 於 2017/07/10 23:32 回覆

  • 韋峰
  • 感謝您! 如此大概有個底, 看來是投資相關智者的話語增加了聯想的廣度和深度, 快思慢想確實沒有這樣的服務, 如此我會再好好拜讀, 感謝您!
  • 不客氣! 大家教學相長,一起共勉之!

    Charles 於 2017/07/16 19:07 回覆

  • Stanley
  • Path to the Wealth through Common Stocks這本有簡體中文版,叫做費雪論成長股獲利,供參考